25选7 200期走势图|25选7走势图连线
人民長江報社主辦
首頁收藏聯系我們
網站征訂1.jpg
當前位置:首頁 > 人文長江

九曲回腸話荊江

    長江自三峽的瓶口——南津關奔涌而出后,再也沒有高峽深谷的阻擋。“萬里長江橫渡,極目楚天舒”。長江終于結束了它4500余千米奔騰激越的上游行程,進入平野無垠水天一線的中下游平原。
    南津關以下的長江,雖然比三峽遠為寬闊,但兩岸山勢未盡,分布著屬白堊系、第三系的 紅色碎屑巖丘陵,谷深100~150米,江邊有多級基座階地分布,河床寬數百米,河漫灘狹窄 ,河道微彎,彎曲處有邊灘、心灘出露,河道變化較穩定,屬單一微彎型河道。
    江水直到荊門山后,情形才發生變化,所以古人常把荊門山視為三峽的東口。流過荊門山后,大江江面寬闊,田野平曠,四周景色與三峽區迥異。“渡遠荊門外,來從楚國游,山隨平野盡,江入大荒流”。李白的這首名篇,真實地描寫了長江中游山原交替的 地理形勝。從荊門山開始,長江才正式進入一望無涯的中下游平原。
    從枝城市東側的枝城鎮長江大橋到湖南省岳陽市北扼洞庭湖水系入江口的城陵磯段,江流流經古荊州地區,習稱荊江。荊江在兩湖平原中部迂回東流,北為江漢平原,南為洞庭湖平原,有荊江“三口”與洞庭湖相通。荊江段以江面寬闊,河道曲折,水流緩慢,泥沙大量沉積,沙洲眾多,河床淤高,兩岸全憑大堤防護為特點。
    荊江原長404千米,今長331千米,寬度一般在2000米左右。河道呈西北、東南向,習慣上以藕池口為界,分為上荊江和下荊江。上荊江長164千米,河道彎曲并呈周期性展寬,河彎曲折率(河道的彎曲程度,通常用河道的長度與彎頸間直線距離的比值——曲折率來表示。曲折率大,河灣大;曲折率小,河道順直。)為1.7左右,為順直微曲性河道。水道分歧,汊江發育,心灘和江心洲較多,在荊江18處江心洲中,上荊江即占16處,因而水流分散,具有分汊型河床特色,濱江的枝江縣名即源于此。下荊江江流蜿蜓曲折,河道長度為240千米,而直線距離只有80千米,江流在這里繞了16個大彎,素有“九曲回腸”之稱,屬典型的蜿蜒型河道。
    下荊江自由河曲極為發育,橫向擺幅達20~40千米,河彎曲折率平均為3,在我國的蜿蜓性河道中居首位,而其中的孫良洲河彎道河道的長度為10余千米,直線距離不到500米,曲折率高達25。人們根據河彎的平面形狀,把類似孫良洲這樣的河彎稱為“河環”。
    蜿蜒型河道在水流的作用下,河彎的凹岸不斷崩坍,河彎變得更加彎曲。“一彎彎,彎彎變”,河道向下游蠕動,河長逐漸增長;河彎繼續自由發展就形成幾乎對穿的河環,河環狹窄處一旦被洪水沖穿,便發生自然裁彎,河長就迅即縮短。如此周而復始,交替出現,河床就很難穩定下來。據統計,下荊江近100年來,曾發生過十余起自然裁彎,最近一次為1972 年發生的石首縣沙灘子自然裁彎。自然裁彎發生后,江水從河曲頸部通過,成為新河,老河道上下口門淤塞,形成牛軛湖。下荊江兩岸分布了許多牛軛湖,如尺八口、月亮湖、大公湖 、西湖、沙灘子等,正是荊江古河道的殘跡。
    下荊江自由河曲之所以特別發育,有其特定的自然和人為原因。首先,下荊江河谷上部為粘土層,受其限制,河床斷面較窄,而河谷下部為細沙層,沙層頂板又超出枯水位,故易發生強烈的崩岸,這一河床邊界條件對形成半徑較小的穩定河曲十分有利;其次,汛期洪水和泥沙從長江分流入洞庭湖主要經上荊江三口,因此,下荊江年內和年際流量變幅較小,又受洞庭湖出湖流量的回水頂托的影響,使下荊江比降十分平緩、穩定,水流切灘作用減小,有利于曲流的發展;第三,沿江堤防堵塞了分流穴口,限制了河曲帶的寬度,增大了流量,也促進了河彎發育。
    長江走完了上游穿峽越險、闖關奪隘的艱難歷程,在三峽大壩、葛州壩前稍事休息,就泄進“星垂平野闊,月涌大江流”的中下游地區。浩蕩江流既給億萬人民帶來飲水之恩,灌溉之利,舟楫之便;卻也喜怒無常地不時給黎民百姓造成洪水災害。
    “萬里長江,險在荊江”。長江洪水一出三峽,荊江首當其沖。為抵御洪水,保護農田、村莊,千百年來,荊江兩岸人民堅韌不拔地修筑了蜿蜓于荊江兩岸的“伏洪長城”——防洪大堤和堤邊的防浪林帶。
    荊江堤防的歷史十分悠久,最早似乎可以追溯到大禹治水時期。《墨子·兼愛中》記載:“昔者禹治天下,……南為江、漢、淮、汝,東流之,注五湖之處,……以利荊楚 干越與南夷之民。”
    關于荊江堤防,今天所能查到的確切記載,最早是東晉桓溫令陳遵所造的金堤。北宋中期時,荊江北岸已經形成了基本完整、地位重要的堤防。南宋初期,由于荊州、襄陽一帶處于宋(朝)、金對峙區,數十年的戰亂,使得這一帶殘破不堪,人口流亡,堤防更是無人顧及,年久失修的堤防汕刷殘缺,防洪作用顯著降低甚至基本喪失。直到紹興二十七年(1157年)劉琦任荊南知府和后期孟珙大興屯田后,荊江北岸沙市以下堤防才得到恢復與發展,堤防因眾多穴口的堵塞更加連貫,南岸也出現較大規模的筑堤,僅公安一縣,孟珙即創筑了趙公、斗湖等堤。隨著元代、明初江漢平原垸田大規模的發展,荊江穴口大量消亡。嘉靖(1522~1566年)以前,荊江兩岸尚有采穴、油河、調弦、郝穴及新沖等眾多穴口存在,僅公安縣沿江就有十數口。到了嘉靖十八年(1530年)堵塞監利新沖口,二十一年(1542年)堵江陵郝穴,在此前后,采穴、油河、調弦相繼淤墊。萬歷年間,今公安縣沿岸連亙數百里的江堤堵塞了10多個分流口。至此,北岸穴口幾乎消亡,荊江大堤連成一線;南岸則剩下虎渡河口和調弦渡口向洞庭湖分流。清咸豐十年(1860年)石首烏林江段潰決,形成藕池分流,同治十二年(1873年)松滋黃家鋪、龐家灣潰決,沖成松滋河,“荊江四口”向洞庭湖分流格局形成。荊江大堤雖已形成,并粲“四口”分流,但兩岸并不能因此而太平。由于泥沙的淤墊,荊江河床不斷抬高,甚至連枯水季節也高于北岸地面,大水時,在荊州的樓房上眺望江面的船舶,仿佛從屋頂上駛過一般,成為有名的“懸河”。垸田的發展,穴口的堵塞,大量湖泊的湮廢,使荊江分洪、畜洪能力大為降低,當洪水超過荊江渲泄能力后,荊江大堤不可避免 地發生潰決。據歷史文獻記載統計,從明朝弘治十年(1497年)至清朝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 的352年里,荊江大堤共潰決24次,平均15年一次。由于潰口洪水居高臨下,江漢平原坦蕩 遼闊,淹沒范圍大,損失自然嚴重。一次水災,三年難以恢復。所以荊江地區流行著這樣的 民謠:“不懼荊州干戈起,只怕荊堤一夢終。”
    由于大堤并非一次筑成,而是千百年來不斷加高培厚的,以至土質復雜,粘結性能差,又多蟻穴獾洞,而且堤基多為砂卵石層,上面的粘形土層很薄,堤身、堤腳都容易潰口,產生翻沙鼓水險情。
    荊江大堤的這種險狀直到新中國成立以后,經過幾次大規模修筑,才大為改善。從1955年汛期以來,荊江雖出現了有水位記錄的100多年來的罕見洪水,但荊江大堤卻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考驗,安然無恙。尤其是1998年的夏天,長江爆發百年來難遇的特大洪水,但在黨中央的關懷與指揮下,百萬大軍嚴防死守,確保了荊江干堤的安全。這道堅不可摧的“水上長城”,使沿江的歷史名城和千里沃野成功地得到了保護。隨著三峽工程建成,荊江河段的防洪能力從十年一遇提高到百年一遇;遇到千年一遇洪水時,配合荊江分洪區的運用,能夠保證荊江大堤不發生毀滅性災害,“十年九災”的歷史將不復存在。

責任編輯:朱俊君
25选7 200期走势图 阿斯特拉 重庆肘时彩官网 7个平码复式二中二多少组 打码这样赚钱快 信彩彩票 奔驰宝马单机免费游戏下载 不朽的浪漫输了20万 双色球拖胆玩法中奖 欢乐麻将选万条筒怎么玩 球探体育即时比分